新京報獨家對話:迪士尼大電影《花木蘭》主演:劉亦菲

《花木蘭》從籌拍以來最讓人關注的就是「誰來演」,在大範圍的試鏡選角,敲定中國演員劉亦菲後,劉亦菲這個名字就和木蘭綁定在一起。劉亦菲說,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能出演這個角色,來源於她的「不設限」:「演員是很有意思的,有時候你很難去想像(未來的機會),我希望機緣到了就決心去做這件事情,全心去做好,沒有一點雜念。」飾演花木蘭,在劉亦菲眼中其實是一個很過癮的機會,這個機會能讓她去學習很多的東西。

談到她是怎樣展現這位傳奇英雄時,劉亦菲表示:「全情投入是最重要的,每天我都會讓自己暫時忘記自己是誰,最重要的是你可不可以不戴光環地走進這個人物心中,就是質樸、樸實。」她告訴新京報記者,幾乎所有的壓力和評論在她看來都是雜念,她更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呈現一個真實的木蘭:「如果觀眾們能被其中一些瞬間打動,哪怕無法明白其中的緣由,我覺得這就達到我們的初衷了。我希望大家看過以後都能拋開束縛,勇敢地擁抱自己的夢想。」

劉亦菲希望通過花木蘭這個角色,傳遞「拋開束縛,勇敢地擁抱自己的夢想」。

【對話】

對於劉亦菲來說,現在她會越來越覺得拍攝打戲相對簡單,誰學一學都會演。而最具挑戰的部分是要演員走進角色方方面面的情緒之中,能不能夠發掘它其他方面更細微的東西,抓住這些流動的、細微的東西才是更加具有挑戰的。

新京報:花木蘭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,她也是第一位迪士尼真人電影中的亞裔主角。你心中的「花木蘭」是什麼樣子的?希望通過這個角色向觀眾傳遞哪些想法?

劉亦菲:花木蘭是一個即使外界情況一直變化,也能很快接受變化的人。她除了很有智慧之外,也沒有放棄自己心裡的直覺。對於自己真實的要求和想法,最後她都會回到自己的初心,選擇做自己。我沒有辦法直接去傳遞什麼想法,這是一種雜念,我只能說儘量了解屬於木蘭的喜怒哀樂,我覺得她的勇敢和對於家的愛,也是建立在對自己成熟的擔當與認知上面,再用愛去化解很多東西。

新京報:出演一個面向全球觀眾的角色,拍攝時你壓力大嗎?

劉亦菲:儘量不要有壓力這類的雜念,我總說對於每一個角色都會給它們同等重量的尊重。之前也有人問過我想不想擁有世界舞台,平心而論作為一個演員當然會想,那是一個會讓更多的人看到你的機會,會有更多人跟你飾演的角色產生共鳴,這當然是個很有吸引力、有意義的事情。至於印象深刻,其實每天都一樣深刻,我演什麼戲從不會把它分為過場戲和重場戲,只會把每一天都當成很最重要的一天。

劉亦菲表示,在拍攝《花木蘭》時,每一場戲都要深刻認真對待。

新京報:在全球近千名面試者中脫穎而出,成為迪士尼真人電影中的第一位華人主角,你覺得是靠什麼拿下這個角色?

劉亦菲:我覺得很榮幸,可能是導演看演員比較直觀,尤其試鏡時你沒有服化道的幫助,沒有對手戲的演員給你的直接刺激,就一個人在鏡頭面前讀著劇本。導演評判的標準就是你能不能夠進入角色的狀態。說起來也挺簡單,要考核一個演員,肯定還是看這個演員到底有沒有在情感上表現出信心,因為要去飾演一個角色,始終是要表達這個角色每時每刻的情緒。

新京報: 拍戲方面你一直對自己很狠,可以介紹下為這部影片準備中的辛苦之處嗎?

劉亦菲:以前可能只需要練劍或完成武術動作就行,但這次劇組希望我整個人的身體狀態都能適應拍戲的要求,所以需要做很多基礎體能訓練,雖然很有效但也很辛苦。每天早上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健身兩個小時,再加上兩小時的武術訓練。不過,現在我越來越覺得打戲相對簡單,你學學都會。最具挑戰的部分是你走進角色方方面面的情緒之中,能不能夠發掘其他方面更細微的東西,抓住這些流動的、細微的東西是更加具有挑戰的。

新京報:演完花木蘭後會有一些「後遺症」嗎?比如這個角色會持續地出現在你現實生活中嗎?

劉亦菲:並沒有(笑),其實拍戲的時候確實是每天按時早起早睡,但你知道嗎,我不拍戲的時候還是習慣晚睡晚起。

木蘭在逆境中不斷成長,如同在浴火涅槃中重生的鳳凰,變得更加自信和強大。

新京報:拍攝時如何將自己融入花木蘭,並展現她身上不同的性格側面?

劉亦菲:其實每次演員聊到自己準備的過程都會感覺有點無聊,因為這個東西是騙不了人的,你做多少功課你就會有多少收穫,很多時候你不得不先放下自我,也不能光想著木蘭有多勇敢。的確,我扮演的是一個英雄,要展現她勇敢的那一面,但其實每個人都是很複雜的,木蘭也不例外,她內在的想法並不完全那麼偉大。她會有彷徨、有疑慮,有這些情感的人才是真實的人。我一直覺得一個人的勇敢並不是一直勇往直前,而是看到了恐懼還選擇勇往直前,這種勇敢才是有層次的。

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

編輯 黃嘉齡 校對 趙琳

來源:新京報網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